white

全职杂食党,一个大写的乐吹。卢刘于郑唐林不逆。其他随意。

公告

明月无限-有幸遇到你,我最爱的你:

所幸次元壁的另一边,我爱的人永远那么好、那么好。


全职高手守护#叶黄#小分队:



#叶黄#这一tag从最初的冷门走到现在,已经在lofter上拥有了接近2w5的tag,这是和我们一样爱着这对cp的创作者根据叶黄二次元的形象辛苦产出的成果。如今《全职高手》的电视剧开拍在即,我们绝对不希望看到#叶黄#这个tag被三次元和真人化所影响。叶黄这个tag是建立于二次元的形象衍生出的tag,不管发生什么,都和三次元影视作品以及演员没有任何关系。一旦混用,任由tag被三次元真人相关内容入侵,后果将不堪设想,可能会让最初因为原作萌上这个cp的同好们无家可归。所以,为了保持#叶黄#tag的洁净,维护我们cp的一方净土,在此郑重呼吁:








1、#叶黄#tag仅指《全职高手》小说及动画中叶修×黄少天这一二次元同人cp。我们不希望任何和影视剧、影视剧演员有关的内容出现在该tag下,包括但不限于个人剧照、花絮互动、剧版梗、剧版人设的同人创作等。




2、影视剧中的叶修×黄少天相关的创作等请自行选择如#剧叶黄#、#电视剧叶黄#、#叶黄剧衍生#此类带有剧字样的tag,和原有#叶黄#tag需有明确区别。




3、我们绝对不接受#叶黄#tag和剧相关叶黄tag的混打现象,也请剧粉、演员粉不要用二次元叶黄同人图文去宣传剧版。




4、我们理解一部作品的影视化,也理解有人喜欢影剧中的人物和演员的心情。小说原作真人化,无论是剧情、人物形象还是cp的互动都不可能完全等同于二次元。希望双方互相理解,区分tag及时提醒tag修改更正,避免纷争。




5.再次强调,#叶黄#tag和影视剧相关tag必须全面分离!请每一个喜爱叶黄这一cp的同好团结一心,坚决守护、捍卫我们的cp和tag。










【乐乐生贺】你们比西瓜还甜

黄初:

乐乐生贺第一篇,第二第三篇请戳:


攒呀攒呀攒宝贝    When Tears Become Pearls


无CP,队友情,出场依次:孙哲平、唐昊、邹远、张新杰、韩文清、林敬言。




1


张佳乐喜欢吃西瓜,退役之后的每一个夏天,他都会一边谨记张新杰“西瓜要定量吃”的“教诲”,一边乐呵呵地想起当年和孙哲平吃得拉了两天肚子的时光。


 


2


昆明四季长春,冬天不冷夏天不热,可这并不影响昆明西瓜的香甜,也不影响百花的男孩子啃西瓜。


每到夏初,经理就会在每日下午训练休息的时候抱来一个大西瓜,十几二十岁的青年,谦逊的是傻逼,吃到嘴里的才是自己的。


张佳乐抢西瓜的能耐很一般,有时能抓到两牙小块儿的,有时好不容易抓到了,还会被张伟左碰右撞手一滑……


孙哲平是队长,可抢西瓜时可没人尊敬他这队中灵魂,所以他也没办法抢到很多——多数时候就三牙,他自己吃两牙,给手滑的张佳乐留一牙。


第四赛季后半段,西瓜刚刚上市,瓢儿还不太红的瓜肉不算甜,但放冰箱里一凉,咬一口还是能爽到妈都认不得。


那天,张佳乐再次抢到了两牙瓜——吃一牙,手滑一牙。


那天,孙哲平也再次抢到三牙瓜——吃一牙,分张佳乐一牙,手滑一牙……


狂剑士不高兴,弹药专家很内疚。


不高兴与内疚的结果,百花队长副队很怂地背着全队去俱乐部外买了两个最大的西瓜……


晚上,宿舍的灯发出幽幽的光,孙哲平从冰箱里抱出绿油油的瓜,张佳乐手握菜刀露出见到了女神般的笑容。


咔!


啪!


呼噜噜——嗤嗤嗤——


一人一瓜,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躺着吃,坐着吃,站着吃,脑袋埋瓜皮里吃,脑袋埋别人的瓜皮里吃,就算手滑掉地上,还可以捡起来洗洗继续吃……


太熟了,没外人,不丢脸!


想吃就吃,吃得舒畅,自我膨胀……


张佳乐想起路边听来的半首歌,可次日的事实证明他想多了,吃个西瓜是膨胀不到哪儿去的,只要排泄排泄,下次还有空间继续膨胀。


然而,排泄也有正常排泄与异常排泄,孙队和张副队请了两天假,两天后,宿管发现,他们宿舍里的厕所门差点被挤烂。


“大孙,我拉得好惨。”张佳乐虚脱地趴在床上。


“我也是。”孙哲平背心捞到胸口,小腹的肌肉都蔫了。


“但是吃的时候超爽。”张佳乐舔了舔嘴,西瓜真乃极品!


“你不是一个人。”孙哲平偏过头,看到张佳乐像一只漏气的什么娃娃。


“你他妈才不是一个人!”张佳乐一个枕头丢过去,没力,枕头半途被截。


“我是说我们一起,张佳乐你个呆子!”孙哲平抱着枕头,他决定暂且放张佳乐一马。


因为,他肚子又叫起来了……


 


3


第六七赛季,俱乐部将青训营的训练室搬到了战队主训练室隔壁,经理每次来会抱两个西瓜,一个给正式队员,一个给隔壁的百花未来。


那时,当上队长的张佳乐已经不爱去抢西瓜了,休息时,他有时去青训营串串门儿,有时独自在走廊上放空。


“张佳乐你竟然不吃西瓜!”一个特立独行的少年一脸西瓜水,手上还抓着两牙没来得及啃的。


“我已经吃了。”张佳乐靠在墙边,静静地看小流氓黑脸皱鼻子。


“屁,我刚才就看你站这里了。”小流氓不依不饶,将自家队长看做以下克上之路的boss之一,他身上早就装好了张佳乐雷达。


“……”张佳乐有点囧,他直起身子,想了一会儿才答上一句:“你拿着西瓜干嘛去?”


“嘿嘿!”小流氓笑得有点蠢,就跟那种故意想要献的宝终于被发现了似的,“跟你说,西瓜放在冷冻室里冻成冰糕超好吃!”


“……所以你这是去藏西瓜?”张佳乐笑,刚才小流氓那声“嘿嘿”和他黑脸讨厌的形象太不搭调了。


“哼!”小流氓不说话,下巴一昂鼻孔朝天地往咖啡室走去。


那晚,张佳乐在一个人回到主训练室时,看到桌上放了一牙刚从冰箱中取出来的西瓜冰糕。


后来,他经常都能收到不明人士送的西瓜冰糕,有时桌上的冰糕会换成小小的一口脆西瓜,吃完一整个都不会拉肚子的那种。


张佳乐不知道后者是谁送的,直到有一天他听到他家的小流氓和小弹药在咖啡室吵架——


“太冻的吃多了不好!”


“你懂个屁,这样好吃,而且他都不去抢西瓜,我帮他冻着你有意见哦!”


“我买了小西瓜!不用提前切开不用冻!”


“你真麻烦!”


“你才烦!”


“今天我冻了!吃我的!”


“今天我买了!吃我的!”


“一人一天!今天吃我的!”


“……行!”


“小远你脑子就跟西瓜似的!”


“昊昊傻驴!”


 


4


去青岛之后,张佳乐不用抢也能吃到西瓜了,霸图纪律好,一人三牙一模一样大,排队领取,不多不少。


一次,张佳乐吃完了三牙嫌不够,正好当天韩文清因为和经理在谈事情而没吃西瓜。张佳乐左看右看后悄悄向队长的西瓜伸出魔爪,不想手还没摸到皮,就被有四个眼睛的张新杰发现了。


“……”


“……”


“反正韩文清又不吃。”为了目标决不放弃是张佳乐最大的优点。


“他不吃你也不能吃。”张新杰将三牙西瓜挪到自己的势力范围中。


“你的是你的,韩文清的也是你的,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张佳乐嗓门一高,一连串呵呵组成了“吃尼玛个西瓜也能秀恩爱”的弹幕。


“这倒不是,西瓜不能吃多,这种大小的吃超过三牙就可能影响肠胃。”张新杰捧起三牙西瓜,站起身时头顶撞碎了飘过来的弹幕。


“哼!”张佳乐扬了扬手,路过的林敬言眼神复杂:哎这百花的怎么都那么喜欢“哼”?你还背后吐槽人家唐昊,我看唐昊这是跟你学的吧!


晚上,张佳乐洗完澡,突然很想吃唐昊冻的西瓜冰糕,他坐在林敬言的床边,跟人家吧啦起昊昊的西瓜宝典。


“西瓜是不能吃多,张新杰说得有理,唐昊那种歪门邪道偶尔尝个鲜就差不多了。”林敬言换衣服准备洗澡之前指了指张佳乐的电脑桌,“要不要试试我的西瓜宝典?”


桌上,是一杯瓢儿厚的西瓜汁,没有冰镇,只有本来的清香。


“张新杰说不能吃多。”张佳乐拿起杯子,玻璃的冰凉碰上刚被热水澡冲得燥热的手心。


“别跟他说,又不是成天喝,没事。”林敬言打着赤膊钻进浴室,留给张佳乐一个高大英武的背影。


“嘿!老林!”花洒哗啦啦,张佳乐的声音乐呵呵。


“怎么?”林敬言抹掉脸上的泡沫,隔着虚掩的门搭话。


“你嫁给我吧!”开玩笑的语气,张佳乐一口西瓜汁下肚,觉得整个人都甜了。


“哈哈,你应该娶老韩!”林敬言眼睛沾了水,瑟瑟地不大舒服。


“为啥呀。”甜甜的张佳乐不干了,他要娶了韩文清,张新杰以后都不会给他西瓜吃了。


“因为我的西瓜宝典是跟老韩学的,他说把西瓜弄成西瓜汁,张新杰就分不出一共有几牙!”林敬言怕张佳乐听不到,扯着嗓子在浴室里解释。


“老林你小点声!”张佳乐喝完最后一口,他摸了摸胸口,感觉大事不好……


隔壁——


韩文清:……(林敬言你死了!


张新杰:……(队长你死了!


 


5


张佳乐喜欢吃西瓜。


他觉得和孙哲平吃的西瓜就算事后拉肚子也特别甜,孙哲平说了,你不是一个人,所以他相信,拉肚子嘛,有孙哲平在,有什么好怕的。


不过,他也觉得和张新杰韩文清吃西瓜特别靠谱,老老实实一天三牙,没法吃得爽到不认识妈,但吃完整个夏天,他仍旧牙好胃口好乐乐像朵花。


最后,他还喜欢唐昊冻的西瓜冰糕、喜欢邹远买的小小一口脆、喜欢林敬言打的西瓜汁。


冰糕透心爽,一口脆新鲜,西瓜汁回甜。


美妙的夏天,甜味的记忆,还有仍旧停留在彼此生命中的——


一同成长、一同经历的朋友。


 


End





生日快乐,叶神。
愿你的荣耀永不散场!

【乐乐生贺】你们比西瓜还甜

黄初:

乐乐生贺第一篇,第二第三篇请戳:


攒呀攒呀攒宝贝    When Tears Become Pearls


无CP,队友情,出场依次:孙哲平、唐昊、邹远、张新杰、韩文清、林敬言。




1


张佳乐喜欢吃西瓜,退役之后的每一个夏天,他都会一边谨记张新杰“西瓜要定量吃”的“教诲”,一边乐呵呵地想起当年和孙哲平吃得拉了两天肚子的时光。


 


2


昆明四季长春,冬天不冷夏天不热,可这并不影响昆明西瓜的香甜,也不影响百花的男孩子啃西瓜。


每到夏初,经理就会在每日下午训练休息的时候抱来一个大西瓜,十几二十岁的青年,谦逊的是傻逼,吃到嘴里的才是自己的。


张佳乐抢西瓜的能耐很一般,有时能抓到两牙小块儿的,有时好不容易抓到了,还会被张伟左碰右撞手一滑……


孙哲平是队长,可抢西瓜时可没人尊敬他这队中灵魂,所以他也没办法抢到很多——多数时候就三牙,他自己吃两牙,给手滑的张佳乐留一牙。


第四赛季后半段,西瓜刚刚上市,瓢儿还不太红的瓜肉不算甜,但放冰箱里一凉,咬一口还是能爽到妈都认不得。


那天,张佳乐再次抢到了两牙瓜——吃一牙,手滑一牙。


那天,孙哲平也再次抢到三牙瓜——吃一牙,分张佳乐一牙,手滑一牙……


狂剑士不高兴,弹药专家很内疚。


不高兴与内疚的结果,百花队长副队很怂地背着全队去俱乐部外买了两个最大的西瓜……


晚上,宿舍的灯发出幽幽的光,孙哲平从冰箱里抱出绿油油的瓜,张佳乐手握菜刀露出见到了女神般的笑容。


咔!


啪!


呼噜噜——嗤嗤嗤——


一人一瓜,想怎么吃就怎么吃,躺着吃,坐着吃,站着吃,脑袋埋瓜皮里吃,脑袋埋别人的瓜皮里吃,就算手滑掉地上,还可以捡起来洗洗继续吃……


太熟了,没外人,不丢脸!


想吃就吃,吃得舒畅,自我膨胀……


张佳乐想起路边听来的半首歌,可次日的事实证明他想多了,吃个西瓜是膨胀不到哪儿去的,只要排泄排泄,下次还有空间继续膨胀。


然而,排泄也有正常排泄与异常排泄,孙队和张副队请了两天假,两天后,宿管发现,他们宿舍里的厕所门差点被挤烂。


“大孙,我拉得好惨。”张佳乐虚脱地趴在床上。


“我也是。”孙哲平背心捞到胸口,小腹的肌肉都蔫了。


“但是吃的时候超爽。”张佳乐舔了舔嘴,西瓜真乃极品!


“你不是一个人。”孙哲平偏过头,看到张佳乐像一只漏气的什么娃娃。


“你他妈才不是一个人!”张佳乐一个枕头丢过去,没力,枕头半途被截。


“我是说我们一起,张佳乐你个呆子!”孙哲平抱着枕头,他决定暂且放张佳乐一马。


因为,他肚子又叫起来了……


 


3


第六七赛季,俱乐部将青训营的训练室搬到了战队主训练室隔壁,经理每次来会抱两个西瓜,一个给正式队员,一个给隔壁的百花未来。


那时,当上队长的张佳乐已经不爱去抢西瓜了,休息时,他有时去青训营串串门儿,有时独自在走廊上放空。


“张佳乐你竟然不吃西瓜!”一个特立独行的少年一脸西瓜水,手上还抓着两牙没来得及啃的。


“我已经吃了。”张佳乐靠在墙边,静静地看小流氓黑脸皱鼻子。


“屁,我刚才就看你站这里了。”小流氓不依不饶,将自家队长看做以下克上之路的boss之一,他身上早就装好了张佳乐雷达。


“……”张佳乐有点囧,他直起身子,想了一会儿才答上一句:“你拿着西瓜干嘛去?”


“嘿嘿!”小流氓笑得有点蠢,就跟那种故意想要献的宝终于被发现了似的,“跟你说,西瓜放在冷冻室里冻成冰糕超好吃!”


“……所以你这是去藏西瓜?”张佳乐笑,刚才小流氓那声“嘿嘿”和他黑脸讨厌的形象太不搭调了。


“哼!”小流氓不说话,下巴一昂鼻孔朝天地往咖啡室走去。


那晚,张佳乐在一个人回到主训练室时,看到桌上放了一牙刚从冰箱中取出来的西瓜冰糕。


后来,他经常都能收到不明人士送的西瓜冰糕,有时桌上的冰糕会换成小小的一口脆西瓜,吃完一整个都不会拉肚子的那种。


张佳乐不知道后者是谁送的,直到有一天他听到他家的小流氓和小弹药在咖啡室吵架——


“太冻的吃多了不好!”


“你懂个屁,这样好吃,而且他都不去抢西瓜,我帮他冻着你有意见哦!”


“我买了小西瓜!不用提前切开不用冻!”


“你真麻烦!”


“你才烦!”


“今天我冻了!吃我的!”


“今天我买了!吃我的!”


“一人一天!今天吃我的!”


“……行!”


“小远你脑子就跟西瓜似的!”


“昊昊傻驴!”


 


4


去青岛之后,张佳乐不用抢也能吃到西瓜了,霸图纪律好,一人三牙一模一样大,排队领取,不多不少。


一次,张佳乐吃完了三牙嫌不够,正好当天韩文清因为和经理在谈事情而没吃西瓜。张佳乐左看右看后悄悄向队长的西瓜伸出魔爪,不想手还没摸到皮,就被有四个眼睛的张新杰发现了。


“……”


“……”


“反正韩文清又不吃。”为了目标决不放弃是张佳乐最大的优点。


“他不吃你也不能吃。”张新杰将三牙西瓜挪到自己的势力范围中。


“你的是你的,韩文清的也是你的,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张佳乐嗓门一高,一连串呵呵组成了“吃尼玛个西瓜也能秀恩爱”的弹幕。


“这倒不是,西瓜不能吃多,这种大小的吃超过三牙就可能影响肠胃。”张新杰捧起三牙西瓜,站起身时头顶撞碎了飘过来的弹幕。


“哼!”张佳乐扬了扬手,路过的林敬言眼神复杂:哎这百花的怎么都那么喜欢“哼”?你还背后吐槽人家唐昊,我看唐昊这是跟你学的吧!


晚上,张佳乐洗完澡,突然很想吃唐昊冻的西瓜冰糕,他坐在林敬言的床边,跟人家吧啦起昊昊的西瓜宝典。


“西瓜是不能吃多,张新杰说得有理,唐昊那种歪门邪道偶尔尝个鲜就差不多了。”林敬言换衣服准备洗澡之前指了指张佳乐的电脑桌,“要不要试试我的西瓜宝典?”


桌上,是一杯瓢儿厚的西瓜汁,没有冰镇,只有本来的清香。


“张新杰说不能吃多。”张佳乐拿起杯子,玻璃的冰凉碰上刚被热水澡冲得燥热的手心。


“别跟他说,又不是成天喝,没事。”林敬言打着赤膊钻进浴室,留给张佳乐一个高大英武的背影。


“嘿!老林!”花洒哗啦啦,张佳乐的声音乐呵呵。


“怎么?”林敬言抹掉脸上的泡沫,隔着虚掩的门搭话。


“你嫁给我吧!”开玩笑的语气,张佳乐一口西瓜汁下肚,觉得整个人都甜了。


“哈哈,你应该娶老韩!”林敬言眼睛沾了水,瑟瑟地不大舒服。


“为啥呀。”甜甜的张佳乐不干了,他要娶了韩文清,张新杰以后都不会给他西瓜吃了。


“因为我的西瓜宝典是跟老韩学的,他说把西瓜弄成西瓜汁,张新杰就分不出一共有几牙!”林敬言怕张佳乐听不到,扯着嗓子在浴室里解释。


“老林你小点声!”张佳乐喝完最后一口,他摸了摸胸口,感觉大事不好……


隔壁——


韩文清:……(林敬言你死了!


张新杰:……(队长你死了!


 


5


张佳乐喜欢吃西瓜。


他觉得和孙哲平吃的西瓜就算事后拉肚子也特别甜,孙哲平说了,你不是一个人,所以他相信,拉肚子嘛,有孙哲平在,有什么好怕的。


不过,他也觉得和张新杰韩文清吃西瓜特别靠谱,老老实实一天三牙,没法吃得爽到不认识妈,但吃完整个夏天,他仍旧牙好胃口好乐乐像朵花。


最后,他还喜欢唐昊冻的西瓜冰糕、喜欢邹远买的小小一口脆、喜欢林敬言打的西瓜汁。


冰糕透心爽,一口脆新鲜,西瓜汁回甜。


美妙的夏天,甜味的记忆,还有仍旧停留在彼此生命中的——


一同成长、一同经历的朋友。


 


End




【乐乐中心】Blossom in the Dark

黄初:

最近着迷于写长篇,好久没搞过小短篇,写到“end”的时候心里那个爽啊……


还有一个月就是乐乐生日了,无CP,乐乐我爱你( ̄ε(# ̄)☆╰╮( ̄▽ ̄///)


 


“我的职业生涯中有很多很多遗憾,如果人生能够重来的话,我想我一定不会让它们再次发生。”


“可是谁的人生可以回到最初呢?”


——张佳乐,于十三赛季末退役之时


 


One Side


霸图结束季后赛征程时,张佳乐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正式宣布自己退役。


麦克风的喧嚣与闪光灯的扑闪中,这位征战荣耀十二载的老将被问得最多的是遗憾,回答得最多的也是遗憾。


对于一位曾经离冠军戒指近在咫尺却又从未亲吻过它的传奇选手来说,遗憾,的确是一个无法避免的词汇。


然而,在次日的报刊上,却没有一家媒体将“遗憾”作为张佳乐退役的主旋律……


 


最遗憾的事?


张佳乐单手搭在麦上,另一只手习惯性地将鬓发揽到耳后。他看了一眼提问的记者,想了想道:


对不起我回答不了你这个问题,我曾经有过很多遗憾,没法评出一个“最”。


不过如果你愿意听,我可以与你一起分享其中的几个。


快门声噼里啪啦,像是邀请,又像是引诱。


张佳乐的队服外套敞开,袖管也被挽到手肘,他脸上已经看不到什么失败的痛处,相反,他的嘴角保持着一贯的上扬。


 


就从第三赛季说起好了,那年,我和孙哲平的繁花血景所向无敌。总决赛开打之前,我俩信心特别足,总感觉吧,叶秋有什么好怕的,嘉世有什么好怕的。只要我们坚持自我,只要我们发挥得够好,冠军就一定是我们的。


张佳乐手腕动了动,小幅度地调整着麦的角度,他停顿了一下,笑容闪过一丝难以捕捉的自嘲。


但是结果你们也看到了,我和孙哲平发挥得很好,我和孙哲平自我坚持得很好,可冠军还是嘉世的。


为什么?


我问过我自己无数遍,后来我终于明白,叶秋他比我们发挥得更好……


我遗憾吗?我很遗憾。


我想,既然他能够发挥得比我们更好,我们能不能再上一个台阶呢?


张佳乐的声音因为暂时的激动而高了几个分贝,坐在一旁的张新杰看了他一眼,他抬手表示自己没事。


 


还有第五赛季,我没有在一开始就注意到孙哲平的手伤。


说到“手伤”二字时,张佳乐低下头,他看着自己的双手,那是一双创造出无数荣耀奇景的手,却也是一双没有为他带去任何奇迹的手。


后来,我很自责,如果我早一点注意到,事情会不会就不会那么糟?


他是我见过的最疯狂的选手,在他疯狂的时候,我作为他的队员、百花的副队,我为什么就不能替他理智一点?


张佳乐微微将双手捏成拳头,他又望向提问的年轻记者,对方拿着采访本,哑口无言。




再说第七赛季,每次想到那个赛季和夏休期,我都会觉得对不起很多人。


对不起百花的粉丝,对不起俱乐部,对不起队友。


摸着左手腕上的一根红绳,张佳乐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他叹了口气,又道:


对不起那两个孩子,小远,唐昊。


想来我和孙哲平都是最没责任心的队长,他一言不发撂下队伍跑了,还彻底断掉和我们所有人的联系。


我呢,我不仅撂下队伍跑了,还在没跑的时候只顾自己冲,忘了身后有两个百花的未来。


我把担子都撂给他们,担子差点压垮了小远,我没有给过唐昊需要的指导,听任他在泥潭中挣扎。


要说遗憾,这个遗憾让我很长时间难以原谅自己。


张佳乐抿着嘴,而当他双唇再启时,表情却变得释然。


不过他们都是优秀的孩子,小远最终扛起了百花,他是比我和孙哲平都更加优秀的百花队长。而唐昊也从泥潭中爬了出来,他是个天才,而天才总是会狂妄一些。


你们不要为难他哦,小心他揍你们。


张佳乐笑了,一种拿唐昊开玩笑又为邹唐二人骄傲的笑。


 


说了三五七赛季,你们是不是以为我会说第九赛季?


猜错了。


看还站着的年轻记者条件反射地点头,张佳乐摇了摇食指。


是第十赛季,在我们止步四强时,老林离开的一刻。


他走得很潇洒,当我们所有人还坐在你们面前时,他说了声再见,就真的挥手作别。


那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想要起身抱住他。


我不会和他一同离开,也没法将他留下,可我想送他再走一段,就一段。


然后拍拍他的肩,道一声珍重。


可是我没有,我坐着没有动。


我看着他的背影在门口消失,他是我的队友,我的同届。


 


The Other Side


年轻记者坐下,此后闪光灯又一次次亮起,大约是自知将来不大再有机会面对媒体,张佳乐对记者们有问必答。


比如,有记者说起他荣耀生涯中唯一一个冠军,那是他跟随国家队在第一届邀请赛上夺取的。


决赛对阵德国,你和王杰希出神入化的配合功不可没啊。


站起的记者是当年随队出征的资深荣耀迷,张佳乐小声说谢谢。


可是德国的发挥十分出色,你们“魔术与光影”的打法又因为一早曝光而被各队研究得透彻,你们是怎么做到继续压制的呢?


因为我和老王比他们还要出色。


张佳乐呵呵直笑,看得出他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小小的骄傲。


 


去年韩队宣布退役,那场新闻发布会你并没有参加,是因为知道今年自己也将退役吗?


又是一个年轻记者,张佳乐低头笑了笑,否定了他的说法:


不。


他说。


我没有参加新闻发布会,你没有看到我,但他看到我了。


我在出口处等着他。


我抱了抱他,还拍了他的肩,他对我笑,说霸图就交给我们了。


老韩的笑诶,你们谁见过?


 


张佳乐这个问题,自然是没有记者回答得上,一位女记者站起身来,将沉浸在“韩队笑容”中的媒体人拉了出来。


据说你的后辈们都很喜欢你,要不我们问问牧云与“炮塔”的看法?


麦被交到同样出席新闻发布会的秦牧云与白言飞手中,霸图的神枪不善言辞,他看了一眼张佳乐,只说了一句:


前辈,谢谢你。


我来说吧。


白言飞拿过麦,试了试音后看着全场的记者:


因为职业与打法,我和牧云算是张佳乐指导得最多的队员。他会和我们交流很多战术、意识、走位、操作。另外我在青训营看到他也不是一两次,尤其是这一年多。


简而言之吧,对于后辈来说,他不是一位只顾自己冲的前辈。


白言飞朝张佳乐竖起大拇指,可当主角故意捂住脸时,他又笑道:


不过他也是位长不大的前辈啦。


 


全场一阵哄笑,又一位记者站起,他四十多岁了,早在荣耀开服起,他便专注着电竞版块。


言飞说你长不大,我看也是。


不过我最佩服的还是你的状态,你怎么保养你的双手的?


他对手的关注,是我们霸图之最。


回答问题的是队长张新杰。


也就是说他做手操比你还认真?


记者们开始起哄,谁会相信张新杰睡前的查房对象会常年一丝不苟地保养自己的双手?


这个……呃,还是张佳乐自己来说吧。


张新杰将麦递回张佳乐,后者的手十指修长,骨节分明,的确是一双精心保养的电竞选手之手。


没有办法,当年我是离孙哲平最近的人,我看着他是怎样……


张佳乐说着说着就停住了,眼中的失落就像被勾起并不美好的回忆,他沉默了一会儿,道:


所以我告诉自己。


张佳乐,你必须保护好自己的手,如果这双手坏掉了,你对不起的将不仅仅是你自己,孙哲平不会原谅你,你的队友不会原谅你。


而你自己,最不能原谅你。


咔嚓——


最后一声快门响起,画面之中,定格的是张佳乐很少在外人面前露出的坚毅神情。


 


那么,我就先走了。


属于退役选手的时间结束,张佳乐像林敬言、韩文清一样站起身来,他笑着朝全场挥手,一声再见,却亦可能是再也不见。


不好意思,我先离开一下。


弹药专家转身之时,张新杰面无表情地朝记者们“请假”,他挪开座椅,在张佳乐径自走向出口的途中赶上了他。


他回过身。


他抱住了他。


一声珍重,一声感谢。


快门声噼里啪啦,像是祝福,又像致敬。


 


职业生涯满是遗憾的张佳乐在第十三赛季末退役。


在次日的报刊上,没有一家媒体将“遗憾”作为他退役的主旋律。


在一篇篇特刊中,前第一弹药笑得成熟又温柔,在他的笑容之上,几乎相同的标题被加黑放大——


他的荣耀十二载


有美丽的花朵开于泥泞的土壤


 


“我的职业生涯中有很多很多遗憾,如果人生能够重来的话,我想我一定不会让它们再次发生。”


“可是谁的人生可以回到最初呢?”


“所以我一直告诉自己,张佳乐,你以后的人生中,绝对不允许再有相同的遗憾。”


——张佳乐,于新的人生即将启程之时


 


END


 




双花生离,伞修死别

重度拖延症的此去经年:

#深夜谈人生#

#论双花与伞修谁更虐#

#论生离与死别#




现在走还来得及。

临近睡前,看到空间刷出一条动态【来撕逼,全职哪对cp最虐?】

于是我看到双花与伞修开始不服,于是开始撕到底生离与死别哪个更虐?

个人私心觉得双花比伞修虐。

生离比死别更残忍。

朋友说,死别的伞修,想念对方了,至少还可以带着鲜花去看看,还有可以用来怀念的东西。

至少还有个念想。

生离呢?

我觉得生离更残忍,死了的人,结果就在那里,你改变不了,你能做的也只能是缅怀他,然后好好的代替他一起活下去;而生离不一样,你确实可以改变结局,但你做不到。

人总是要经历死别的,而那不过是一个时间问题。

伞修在一起的时光,至少没有生离,虽然生活过得艰难,但是艰辛之中自有快乐可言。伞修最美好的时光就凝固在了伞哥死的那一瞬间。

虽然是个悲剧,但至少是一个过程中没有悲伤的悲剧。

所以一直说,苏沐秋活在叶修的荣耀里。

而双花,繁花血景,终成绝响。

正如那句话所说,繁花血景是两个人的故事,只靠一个人是无法书写出完美结局的。

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张佳乐,也只有一个孙哲平,当然也只有唯一的一个繁花血景。

张佳乐九个赛季里,曾有四个赛季他都站在那个决赛场上,曾有四次冠军与他擦肩而过。

如果孙哲平没有手伤,如果繁花血景可以一路打下去,是不是今天就会有一个完全不同的结局?

可是那是如果。

不会有百花王朝,也再不会有繁花血景。

有人会说,双花生离,那林方呢?

作为一个双花厨,我不得不说,我是羡慕林方的。

虽然不曾问鼎冠军,虽然也曾面临分离,但是至少在彼此身边。

有一句很矫情的话叫做,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林方陪伴着彼此走了很远。

张佳乐却在第五赛季就失去了他的搭档。

失去了孙哲平。

自此杳无音讯。

直到他们在荣耀里重逢。

张佳乐认识孙哲平的前五年,他们在一起打荣耀,为冠军奋斗拼搏。

张佳乐认识孙哲平的后五年,孙哲平消失在人海茫茫之中,再也不见。

所谓生离,也就是这样了吧。

明明都还在,明明也许还对对方有感情,但是就是再也不见。

张佳乐会不会一次次拨打那个早已打不通的电话,会不会在赛后想起当初的时光?

会的吧。

可是对于双花,无论经历了什么磨难,无论过程有多艰难,最后能够在一起的,我们无论如何也应该祝福。

伞修双花各有各的虐点,也许我的观点并不能说服你,我也没奢望能说服你们。

只是深夜有点感触。

我喜欢你,我喜欢过你。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双花生离,伞修死别。

我接受死别,不接受生离。

你呢?




#欢迎谈人生系列#

#深夜谈人生#

#再见,繁花血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