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案

全职杂食党,一个大写的乐吹。弹药专家粉。
主卢刘、于郑、乐相关。叶攻

愿君开眉眼,不负快活剑。

【乐乐生贺】the Last Day

黄初:

To wuli全职初心


张佳乐,生日快乐,最爱是你。


我按友情来写的,接受cp自由心证,老孙、新杰、老韩、老林、昊昊、小远、叶修、大眼出没。




1


第十一赛季,霸图摘冠。同日,张佳乐宣布退役。


对于这位传奇选手的二度退役,绝大多数人奉上喝彩与祝福,可也有人嘲讽为“拿了冠军就拍屁股走人”。


不怪那些苛刻的指责,张佳乐的状态有目共睹,他似乎依旧在巅峰,依旧年轻而充满活力,仿佛再战十年也没有问题。


然而,了解他的人明白,这三年来他所有不该属于老将的亢奋都基于对“冠军”的执着。如今冠军到手,他若再战,恐怕状态将会一落千丈。


张佳乐是个浪漫的选手,却也是个务实的人。他为了冠军而来到霸图,冠军到手之时,便是他离开之时。


2


盛夏,在办好各项手续后,张佳乐离队的日子终于到了。


他所搭乘的航班将在夜里起飞,昔日第一弹药还有一整个白天来整理什物。


天未亮,张佳乐便急匆匆起床了。东部地区的日出比西部早,让他这个起床困难户摸黑早起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可是,今天这样的日子,再大的困难也要克服!


轻轻合上宿舍门,张佳乐挂着一台单反出发了。


最后一天,他不想将时间浪费在收拾行李上,只想用自己的眼睛、手中的相机,再回望他的职业生涯一眼。


3


临近日出,乌青的天边泛起朦胧的暖红,夏天独有的泥土香味夹杂着海浪的气息。张佳乐一边跑向战队大楼,一边想张新杰的各种唠叨与怂恿——


“张佳乐,早上别懒床,跟我去跑步吧!”


“张佳乐,跑步可以遇上美女哦!”


“张佳乐,去不去海边看日出?”


“张佳乐,日出很漂亮的,日出都没看过你算什么汉子?”


“张佳乐,你看你懒成什么样子了?”


想着想着,张佳乐笑着摇摇头,张新杰催他早起三年,他找了三年的借口,可想这三年的最后一天,他却自个儿调着闹钟“顽强”地起来了。


爬上楼顶,近处的小花园、欧式小楼,远一点的海滩尽收眼底。他惬意地伸了个懒腰,闭眼享受清晨的空气灌入肺腑的畅快。


睁开双眼时,他虚目望着海平面上宝石般又圆又小的金光,想:喏,新杰你说说,我现在总算是汉子了吧?


“咔嚓!”小小的宝石完整地跳出大海时,他微笑着将那美妙的画面记录了下来。


4


早餐时间,张佳乐并未去食堂用餐。他啃着带出来的面包,在俱乐部的草坪、树荫下走走停停。


三两成群的少年兴冲冲地朝战队大楼跑去,个个脸上都写满了对未来的憧憬。张佳乐知道,他们是今年青训夏令营新招收的学员,为期两个月的集训后,他们中的部分人就将正式成为霸图青训营的一员,而在几年后,他们或许还将成为联盟新的传奇。


跟着少年再次步入战队大楼,张佳乐停在夏令营训练室的门口。


大神光临,闹闹嚷嚷的少年们在短暂的安静后爆发出惊人的欢呼,张佳乐被他们拉进训练室,就像每年第一次去青训营一样。


百花也有青训营,西部的野孩子们更加疯狂。而不管是他当队长还是孙哲平当队长,他们都没有给战队拟定出像样的规章纪律。于是,野孩子们总爱闹他,就连邹远都皮过好长一段时间。


霸图的青训营情况稍好,毕竟韩文清和张新杰的威严摆在那儿。不过,自从他和林敬言来了之后,情况似乎有了变化——孩子们实在太想亲近偶像,不敢惹队长副队,就只好在活泼的他和温和的老林身上加倍讨回来。


张佳乐和少年们拍了张大合照,照片上,每人都笑得十分开心。


他想:还好,还好当年不管是黑着脸的昊昊、看似软弱的小远,还是认真踏实的奇英、稳重冷静的牧云,都是坚强的少年。


张佳乐看好的少年。


5


与夏令营训练室隔得不远的战队训练室和青训营训练室就冷清多了。联赛落幕不久,正式队友和后备队员差不多都已离队休假,本来张新杰和韩文清管着夏令营招新,可今天似乎也不在。


张佳乐走进热闹了三年的战队训练室,他的座位上一层不染,就像夏天过去,他还会坐在这里一样。


靠在椅背上,往日的一幕幕飞快在脑海里翻涌而过。


初来乍到之时,他就和张新杰因为团队战的战术吵过架,因为个人战的细节和韩文清拍过桌子。


他是战队的新人,可似乎从来没有谁将他看做新人。韩文清骂他向来不客气,张新杰指出他的失误也毫不留情。与之相应的,他也没把韩、张二人当“领导”看,该争就争,该吼就吼,吼完骂完转身就和张新杰勾肩搭背去吃小牛排,剩下韩文清垮着脸训:“吃吃吃!你俩就知道吃!”


说起吃,他和张新杰唯一一次因食物发生分歧也是在训练室里。


那天,他起得太晚,没时间在食堂吃早饭,便捧着豆浆油条包子冲进训练室。


张新杰皱眉道:“训练室不是吃早饭的地方。”


他大咧咧地喝豆浆:“不是还没开始训练吗!”


“你在训练室吃饭,把食堂当什么了?”


他一坨油条梗在嘴里,半天才应:“四眼你咋这么啰嗦!”


“训练室是训练的地方。”张新杰拿起他的一袋包子,作势往门外走。


“别丢啊!”他慌忙起身,追了上去。


“不丢啊。”张新杰站在走廊上,拿出包子咬了一口,“我帮你吃。”


他目瞪口呆,举着油条道:“那是我的包子!”


“我知道。”张新杰又咬了一口,“所以我帮你吃啊,快点,要开始训练了,早点吃完早点进去。”


张佳乐被这段回忆逗笑了,很快,他又想起在百花时也因为在训练室吃早饭被“教育”过。


那是第七赛季时,唐昊邹远正式加入战队。他提着鸡蛋饼和八宝粥坐在座位上吃得不亦乐乎,唐昊却走过来严肃地说:“张佳乐,在训练室里吃早餐不雅。”


“什么雅不雅的。”他拍拍小流氓:“还有教你多少遍了,叫队长!”


“队长,请出去吃早餐。”唐昊抢过他喝了一半的八宝粥,语气不容反驳。


“还给我。”他隐隐有一丝不悦。


“不还!”唐昊坚持,又道:“我陪你在外面吃,不丢脸。”


最终,他还真跟唐昊走到走廊上。他一边吃,唐昊一边说:“训练室是训练的地方……”


张佳乐给这训练的地方拍了张照,笑着想:为什么不管是当队长还是当队员,我都是被“教做人”的那个呢?


6


再上一层楼,就是战队的荣誉室了。


并不宽敞的屋子里,两座总冠军奖杯成双成对,三面墙上挂满了第一赛季至今的队员照片。


张佳乐停在一张照片前,那是三年前,他复出霸图时的新闻照。


手指抚上定格的画面时,他想起了那个夏天漫天的责骂与哭喊,想起了那一整年他内心的焦灼与彷徨,想起了灵魂中至今放不下的软弱,与比软弱强过一分的坚强。


凭着那一分的坚强,他向所有人坦诚自己本就为冠军而来。


凭着那一分的坚强,他扛着软弱与负担越战越勇。


凭着那一分的坚强,他终于为自己赢得渴望多年的总冠军。


思绪拉回,他望着旁边的照片笑了。那是同一个夏天,林敬言加盟霸图时的新闻照。它们并排在一起,有着相似的画面,有着老将相似的眼神。


三年后,他突然明白,这两张照片就像一句誓言——


绝不放弃。


想到林敬言,张佳乐心中有温暖也有遗憾。他再次扫过三面墙,那些泛黄或是崭新的照片中,有霸图光辉的过去,也有霸图充满希望的未来,而只有他与林敬言,他们不属于霸图的过去,亦不属于霸图的未来。之于这支战队,他们更像是两位过客,承载不了什么,也带走不了什么。


所幸,是双字“他们”,不是单字“他”。


有林敬言在身边,张佳乐就从不孤单。


7


中午,张佳乐挂着相机去食堂蹭饭。大妈大爷知道他即将离开,竟然给他单独烧了好几道菜。


他把菜都拍了下来,还和大妈大爷拍了不少照。帮着收拾时,大爷叹气道:“张嘎乐,你这走了还回来看我们吗?”


张佳乐连忙点头道:“当然来看,但下次别叫我张嘎乐了。”


张嘎乐是一帮小孤儿给他起的外号,外号传回俱乐部,大家便都爱这么叫。


一年前,霸图参加了一项为福利院孤儿送温暖的公益活动,所有队友都去了。张佳乐当时抱着一个小男孩,和人家一起翻阅一本恐龙百科全书。


小男孩说:“这种恐龙有两米,两米是多高呀?”


他答:“我们成年人呢,普遍在一米七以上,恐龙两米的话,就跟成年人差不多咯。”


一旁的韩文清无语道:“张佳乐,你怎么教孩子的?你和恐龙一样高?”


拳皇一声吼引来众多好奇的孩子,张佳乐红着脸打哈哈:“我是说差不多嘛。”


“张嘎乐?”小男孩的重点显然不在两米和一米七的高度差,只见他捧着张佳乐的脸,好奇道:“你叫张嘎乐?”


“张佳乐。”他字正腔圆地纠正。


“张嘎乐!”小男孩又叫。


“张佳乐!”他头有点痛。


“张嘎乐!”顿时,稚嫩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一张张粉嫩的小脸扬起来,叫得可欢可欢。


时至今日,他都不知道“张嘎乐”到底戳到了小屁孩们的什么欢喜点……


8


午饭后,张佳乐回了宿舍一趟。他想起一件重要的东西,这东西他一定要戴在手上。


戒指!


总冠军戒指!


戒指太大,他先将它戴在食指上,继而转移到拇指上。摩挲着那凹凸不平的表面时,他想起叶修那张欠揍的脸,和王杰希看似不欠揍实则很欠揍的脸。


对他来说,这俩曾是夺冠路上最大的祸害。按理说,他跟他们的关系好不起来,可多年下来,他却是发现和老叶老王啥出格玩笑都能开。


这算什么?算朋友吗?


算很好的朋友吧。


下午,阳光灼热,战队大楼楼顶却搭着一个歇凉的亭子。他躺在亭子里的竹椅上慢慢闭上眼,耳边是阵阵蝉鸣、浪声、夏风,还有时不时传来的嬉闹。渐渐地,他沉沉睡去,梦里很干净,是他亲吻戒指的模样。


醒来时,太阳已有西沉的趋势,他将左手举在眼前,阳光穿过指间,为戒指点缀上一颗灿烂的钻石。


突然,他站起身来,朝着屋顶边缘的栏杆走去。


张新杰说过,站在那里看到的日落是一场视觉盛宴。


风已经凉爽下来,他将戒指从拇指上退下来。


对着夕阳的光芒,他平展着左手,顽皮地把戒指套在无名指上。


嘿,我的荣耀新娘!


就像在梦中,他低头吻无名指上的戒指。


9


现实与梦最不同的地方,大概在于梦很浪漫,而现实有些残酷。


张佳乐再次向夕阳探出左手,然而,硕大的戒指不懂他的浪漫,竟然轻快地滑出他的手指,从屋顶掉了下去。


目瞪口呆!


张新杰摸了摸被砸的头顶,低眼就瞧见在地上打转儿的戒指。


此时,楼顶传来一声“啊”,他捡起戒指,不用想就知道是张佳乐那个冒失鬼的。


张佳乐十万火急地冲到楼下,可是,不管是墙根的草丛中,还是老远的水泥地上,都没有他戒指的踪影。


QAQ


出发去机场的时间快到了,张佳乐依旧不死心,执着地勾着腰四处寻找。


一位工作人员高声喊道:“老张,出大事了,快来!”


是的,出大事了,我的冠军戒指丢了——被叫回战队大楼时,张佳乐心想。


白天空无一人的训练室里,此时已经站着好几位“大咖”:韩文清、张新杰、叶修、王杰希、孙哲平、林敬言,就连唐昊和邹远都来了。


“你们……”张佳乐不明就里。


“张佳乐,就留在青岛吧。”韩文清说。


“对,留在青岛。”张新杰右手伸进裤袋里,不知在摸着什么。


“留在青岛干嘛,老张来北京玩!”叶修勾手指。


“我也是这个意思。”王杰希点点头。


“乐乐来吧,我有房子,你可以住我那儿,我还有车,能带你到处玩。”孙哲平道。


“呃……”张佳乐被这群人突如其来的盛情搞懵了,当下他只想找到他的戒指!


“张佳乐,来南京,我罩你!”唐昊上前一步,又回头扯林敬言,“我和林敬言都罩你!他也在南京!”


“嗯,跟我们去南京吧。”林敬言笑。


“前辈,还是和我回昆明吧。”和这一屋子的大神比起来,邹远显然底气不足。


“那个,我……”张佳乐不知道说啥,他能想到离开时会“遭遇”挽留,但没想到叶修王杰希都跑来凑热闹。


“你啥?你是不是在找这个?”张新杰摸出裤袋里的戒指,眉间有偷偷藏起来的得意。


“我靠!被你捡了?”张佳乐激动得大喊,“吓死我了,还以为丢了!”


“戒指在我这儿,所以你留在青岛吧。”张新杰将戒指捂在手心,想了想又说:“或者跟我回西安也行。”


“不行!”韩文清皱眉道:“说好留青岛的!”


“戒指是我捡到的!”张新杰有理不怕。


“你们西安有啥?”韩文清冷哼,“青岛有海鲜!”


“西安有兵马俑!”张新杰掷地有声。


“兵马俑能吃吗?”韩文清清楚张佳乐的软肋。


“酸辣米线能吃!”张新杰话锋一转。


张佳乐看着在众目睽睽下吵架的队长副队,脸上无比尴尬,心里却微微泛着暖与甜。


“吵什么吵,就来北京。”叶修拍着孙哲平和王杰希的肩,悠悠地说:“我们有三个人,张佳乐来了可以搓麻将。”


“我们有两个人,张佳乐来了可以斗地主!”唐昊立即跟上。


林敬言推推眼镜,努力保持自己的正常画风。


邹远无奈地扯扯张佳乐,“前辈,昆明是你家。”


张佳乐拍着桌子示意都别吵了。他走到张新杰跟前,逮住人家的手,本想用力将戒指抠出来,下手时却发现根本忍不下心——


他退役了,可张新杰还没有。不管是什么样的理由,他都不会去弄伤这麻烦四眼的手。


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拿出手机,翻出出票短信道:“我买的是回昆明的机票。”


立时,邹远眼前一亮,唐昊不高兴地黑下脸,林敬言安慰般地拍拍他的后背,叶修和王杰希不经意地撇下眼角,韩文清竟然哼了一声。


最后,孙哲平打破安静,只见他大步一迈,站在张佳乐和邹远面前道:“好,回昆明,我跟你们一起回昆明!”


“老孙你墙头草啊!”叶修笑道。


“我在昆明也有房有车,昆明也是我家。”孙哲平无所谓地耸耸肩。


“日!”唐昊眉头都快拧一起了,“我在昆明也有家!”


“小孩子一边去,那是你爸妈的房子。”孙哲平摆摆手。


夹杂着玩笑的吵闹中,张佳乐笑了起来,他看着时间,拍手道:“别闹了,我再不走就赶不上飞机了。”


王杰希和林敬言点点头,他们并不认为真能将张佳乐搞到自己的城市去,这一番闹腾只为祝福这位亲密的朋友。


“走吧走吧。”叶修坐在桌子上,潇洒地挥了挥手,韩文清瞪他:“你给我下来!”


张新杰终于摊开手掌,亲手将戒指牢牢戴在张佳乐的拇指上,道:“一路平安。”


唐昊看着张新杰给张佳乐戴戒指,不屑道:“哼!”


张佳乐转身笑着揉他头发,“昊昊,下赛季加油。”


10


大地之上,夜空之下,两架航班启程。


一架,是第一弹药的职业生涯归航航班。


另一架,是张佳乐崭新人生的启程航班。


 


Fin



评论

热度(1018)

  1. 青玉案黄初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