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玉案

全职杂食党,一个大写的乐吹。弹药专家粉。
主卢刘、于郑、乐相关。叶攻

愿君开眉眼,不负快活剑。

【乐乐中心】Blossom in the Dark

黄初:

最近着迷于写长篇,好久没搞过小短篇,写到“end”的时候心里那个爽啊……


还有一个月就是乐乐生日了,无CP,乐乐我爱你( ̄ε(# ̄)☆╰╮( ̄▽ ̄///)


 


“我的职业生涯中有很多很多遗憾,如果人生能够重来的话,我想我一定不会让它们再次发生。”


“可是谁的人生可以回到最初呢?”


——张佳乐,于十三赛季末退役之时


 


One Side


霸图结束季后赛征程时,张佳乐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正式宣布自己退役。


麦克风的喧嚣与闪光灯的扑闪中,这位征战荣耀十二载的老将被问得最多的是遗憾,回答得最多的也是遗憾。


对于一位曾经离冠军戒指近在咫尺却又从未亲吻过它的传奇选手来说,遗憾,的确是一个无法避免的词汇。


然而,在次日的报刊上,却没有一家媒体将“遗憾”作为张佳乐退役的主旋律……


 


最遗憾的事?


张佳乐单手搭在麦上,另一只手习惯性地将鬓发揽到耳后。他看了一眼提问的记者,想了想道:


对不起我回答不了你这个问题,我曾经有过很多遗憾,没法评出一个“最”。


不过如果你愿意听,我可以与你一起分享其中的几个。


快门声噼里啪啦,像是邀请,又像是引诱。


张佳乐的队服外套敞开,袖管也被挽到手肘,他脸上已经看不到什么失败的痛处,相反,他的嘴角保持着一贯的上扬。


 


就从第三赛季说起好了,那年,我和孙哲平的繁花血景所向无敌。总决赛开打之前,我俩信心特别足,总感觉吧,叶秋有什么好怕的,嘉世有什么好怕的。只要我们坚持自我,只要我们发挥得够好,冠军就一定是我们的。


张佳乐手腕动了动,小幅度地调整着麦的角度,他停顿了一下,笑容闪过一丝难以捕捉的自嘲。


但是结果你们也看到了,我和孙哲平发挥得很好,我和孙哲平自我坚持得很好,可冠军还是嘉世的。


为什么?


我问过我自己无数遍,后来我终于明白,叶秋他比我们发挥得更好……


我遗憾吗?我很遗憾。


我想,既然他能够发挥得比我们更好,我们能不能再上一个台阶呢?


张佳乐的声音因为暂时的激动而高了几个分贝,坐在一旁的张新杰看了他一眼,他抬手表示自己没事。


 


还有第五赛季,我没有在一开始就注意到孙哲平的手伤。


说到“手伤”二字时,张佳乐低下头,他看着自己的双手,那是一双创造出无数荣耀奇景的手,却也是一双没有为他带去任何奇迹的手。


后来,我很自责,如果我早一点注意到,事情会不会就不会那么糟?


他是我见过的最疯狂的选手,在他疯狂的时候,我作为他的队员、百花的副队,我为什么就不能替他理智一点?


张佳乐微微将双手捏成拳头,他又望向提问的年轻记者,对方拿着采访本,哑口无言。




再说第七赛季,每次想到那个赛季和夏休期,我都会觉得对不起很多人。


对不起百花的粉丝,对不起俱乐部,对不起队友。


摸着左手腕上的一根红绳,张佳乐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他叹了口气,又道:


对不起那两个孩子,小远,唐昊。


想来我和孙哲平都是最没责任心的队长,他一言不发撂下队伍跑了,还彻底断掉和我们所有人的联系。


我呢,我不仅撂下队伍跑了,还在没跑的时候只顾自己冲,忘了身后有两个百花的未来。


我把担子都撂给他们,担子差点压垮了小远,我没有给过唐昊需要的指导,听任他在泥潭中挣扎。


要说遗憾,这个遗憾让我很长时间难以原谅自己。


张佳乐抿着嘴,而当他双唇再启时,表情却变得释然。


不过他们都是优秀的孩子,小远最终扛起了百花,他是比我和孙哲平都更加优秀的百花队长。而唐昊也从泥潭中爬了出来,他是个天才,而天才总是会狂妄一些。


你们不要为难他哦,小心他揍你们。


张佳乐笑了,一种拿唐昊开玩笑又为邹唐二人骄傲的笑。


 


说了三五七赛季,你们是不是以为我会说第九赛季?


猜错了。


看还站着的年轻记者条件反射地点头,张佳乐摇了摇食指。


是第十赛季,在我们止步四强时,老林离开的一刻。


他走得很潇洒,当我们所有人还坐在你们面前时,他说了声再见,就真的挥手作别。


那时,我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想要起身抱住他。


我不会和他一同离开,也没法将他留下,可我想送他再走一段,就一段。


然后拍拍他的肩,道一声珍重。


可是我没有,我坐着没有动。


我看着他的背影在门口消失,他是我的队友,我的同届。


 


The Other Side


年轻记者坐下,此后闪光灯又一次次亮起,大约是自知将来不大再有机会面对媒体,张佳乐对记者们有问必答。


比如,有记者说起他荣耀生涯中唯一一个冠军,那是他跟随国家队在第一届邀请赛上夺取的。


决赛对阵德国,你和王杰希出神入化的配合功不可没啊。


站起的记者是当年随队出征的资深荣耀迷,张佳乐小声说谢谢。


可是德国的发挥十分出色,你们“魔术与光影”的打法又因为一早曝光而被各队研究得透彻,你们是怎么做到继续压制的呢?


因为我和老王比他们还要出色。


张佳乐呵呵直笑,看得出他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小小的骄傲。


 


去年韩队宣布退役,那场新闻发布会你并没有参加,是因为知道今年自己也将退役吗?


又是一个年轻记者,张佳乐低头笑了笑,否定了他的说法:


不。


他说。


我没有参加新闻发布会,你没有看到我,但他看到我了。


我在出口处等着他。


我抱了抱他,还拍了他的肩,他对我笑,说霸图就交给我们了。


老韩的笑诶,你们谁见过?


 


张佳乐这个问题,自然是没有记者回答得上,一位女记者站起身来,将沉浸在“韩队笑容”中的媒体人拉了出来。


据说你的后辈们都很喜欢你,要不我们问问牧云与“炮塔”的看法?


麦被交到同样出席新闻发布会的秦牧云与白言飞手中,霸图的神枪不善言辞,他看了一眼张佳乐,只说了一句:


前辈,谢谢你。


我来说吧。


白言飞拿过麦,试了试音后看着全场的记者:


因为职业与打法,我和牧云算是张佳乐指导得最多的队员。他会和我们交流很多战术、意识、走位、操作。另外我在青训营看到他也不是一两次,尤其是这一年多。


简而言之吧,对于后辈来说,他不是一位只顾自己冲的前辈。


白言飞朝张佳乐竖起大拇指,可当主角故意捂住脸时,他又笑道:


不过他也是位长不大的前辈啦。


 


全场一阵哄笑,又一位记者站起,他四十多岁了,早在荣耀开服起,他便专注着电竞版块。


言飞说你长不大,我看也是。


不过我最佩服的还是你的状态,你怎么保养你的双手的?


他对手的关注,是我们霸图之最。


回答问题的是队长张新杰。


也就是说他做手操比你还认真?


记者们开始起哄,谁会相信张新杰睡前的查房对象会常年一丝不苟地保养自己的双手?


这个……呃,还是张佳乐自己来说吧。


张新杰将麦递回张佳乐,后者的手十指修长,骨节分明,的确是一双精心保养的电竞选手之手。


没有办法,当年我是离孙哲平最近的人,我看着他是怎样……


张佳乐说着说着就停住了,眼中的失落就像被勾起并不美好的回忆,他沉默了一会儿,道:


所以我告诉自己。


张佳乐,你必须保护好自己的手,如果这双手坏掉了,你对不起的将不仅仅是你自己,孙哲平不会原谅你,你的队友不会原谅你。


而你自己,最不能原谅你。


咔嚓——


最后一声快门响起,画面之中,定格的是张佳乐很少在外人面前露出的坚毅神情。


 


那么,我就先走了。


属于退役选手的时间结束,张佳乐像林敬言、韩文清一样站起身来,他笑着朝全场挥手,一声再见,却亦可能是再也不见。


不好意思,我先离开一下。


弹药专家转身之时,张新杰面无表情地朝记者们“请假”,他挪开座椅,在张佳乐径自走向出口的途中赶上了他。


他回过身。


他抱住了他。


一声珍重,一声感谢。


快门声噼里啪啦,像是祝福,又像致敬。


 


职业生涯满是遗憾的张佳乐在第十三赛季末退役。


在次日的报刊上,没有一家媒体将“遗憾”作为他退役的主旋律。


在一篇篇特刊中,前第一弹药笑得成熟又温柔,在他的笑容之上,几乎相同的标题被加黑放大——


他的荣耀十二载


有美丽的花朵开于泥泞的土壤


 


“我的职业生涯中有很多很多遗憾,如果人生能够重来的话,我想我一定不会让它们再次发生。”


“可是谁的人生可以回到最初呢?”


“所以我一直告诉自己,张佳乐,你以后的人生中,绝对不允许再有相同的遗憾。”


——张佳乐,于新的人生即将启程之时


 


END


 




评论

热度(667)